观澜亭|知网,解决文章侵权问题不能“挤牙膏”

2022-08-12 21:13 ​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阅读 (35693) 扫描到手机

□周学泽

近日,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梁衡以著作权遭受侵权为由,委托代理公司起诉《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系“中国知网”运营方),该案已于8月2日在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立案。

据梁衡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透露,此次诉讼涉案文章共20篇,诉讼请求包括:立即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30余万元。“这个赔偿金额是基于梁衡的社会影响力、文章扩散程度、侵权范围、侵权持续时间及诉讼成本等多种因素的综合考量。”

此前,2021年12月和今年4月,89岁的中南万博手机版max网页版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和山东女作家唐效英先后状告知网维权。梁衡这次起诉引人注目。梁衡是大家所熟知的公众人物,曾任国家新闻出版署副署长、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是学者、记者,作品多次入选大、中、小学教材。

梁衡起诉将中国知网的知识侵权问题再一次暴露出来,而且也有难以言说的“尴尬”,正如梁衡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自己当年在国家新闻出版署参与了制定知识产权保护的工作,现在平台反过来侵他的权。平台用你的作品无商量,还伸手问你要钱。网络上的这种现象是对版权保护制度的挑衅、讽刺和羞辱。”

梁衡这个身份经历选择依法起诉维护自己的知识产权,说明了中国知网的侵权之广之深。

也许是回应公众关注,8月11日,在北京海淀知网总部,知网副总经理兼新闻发言人肖宏就网友关心问题,接受光明日报记者采访,首次披露多方面信息。肖宏重点解说了三方面事情:一是此前以期刊为枢纽,一直采取集体转授权。对于2006年前的文章,我们正在设法完善作者服务平台来解决作者授权。二是文字作品在网络传播的稿酬标准尚不明确,此为行业普遍问题。三是知网务必保障作者获得应有的报酬,还要让作者的成果得到广泛传播。

从回应来看,中国知网已经在着手解决问题,2021年已支付版权费1.56亿,“知网面对的期刊作者量巨大,累计涉及4200万人。”因为作者量巨大,处理时间有所延后也可以理解。但中国知网这个回应也有缺陷,就是没有列出解决问题的时间表,而且“文字作品在网络传播的稿酬标准尚不明确,此为行业普遍问题”的说法明确有推脱责任之嫌,这仿佛说:别人都这样,我也这样;我错了,但别人不是也错了吗?

中国知网号称“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坐拥 6000多万份文献、核心期刊收率为 99%的中国知网,在查重和文献参阅上有着其他平台无法比拟的优势,本次发言人还透露知网是“100%国有控股”, 2021年财报显示年营收12.89 亿元,毛利率为 53.35%,净利润为15%。这就更说不过去了,国有资本理应承担着更多的社会责任,作为业内领头羊,有责任在全国带一个尊重知识产权的好头,有责任建立科学的稿酬发布标准。如今,知网借助别人脑力劳动成果,一年营收12.89 亿元,支付版权费1.56亿,只站营收的12%,这谈不上多大的“付出”。

从梁衡所述而言,他的要求并不高。他说:我起诉的主要目的是维护知识产权。我看到武汉赵教授被侵权的案例后很气愤,我相信这样的案例太多了,必须找回公道。相比之下,一些传统的纸媒的文摘报刊倒很尊重作者和原发报刊编辑的劳动,虽然钱不多但他们会付两份稿费,即给原发报刊和作者各一份。

知人心,方能明公道。从几次维权案例来说,知网是谁起诉就解决谁,这种就个案解决个案的“挤牙膏”做法,明确缺乏解决问题的诚意。在移动网络时代,计算稿酬不应该成为一个“马拉松”,尊重作者的脑力劳动,要体现在解决“速度”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