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创品牌再种地 钻研政策选作物 价格保险来托底!胶州洋河岸边“土豆尤酷”

2022-06-11 08:14 大众报业·万博手机版max网页版-登录入口-半岛都市报阅读 (217068) 扫描到手机

[ 开栏语 ]

芒种刚过,正是“三夏”农忙时节,大地尽情展示着深沉和丰饶。无论身在繁华闹市还是寂静乡村,乡土情结在我们心中总是拂之不去。在青岛,随着城市化和乡村振兴,城乡差别不断减小,乡土生活魅力与日俱增。半岛全媒体今起推出“乡土新传”栏目,记者深入基层一线,看城乡融合,看土地“炼金术”,看农业新科技,向您讲述乡土真“香”的背后故事。

辛建华和周美红在查看土豆长势。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毛梓权 王涛

只要脑子大,土豆不土!胶州洋河岸边,土豆尤酷!

在很多人印象中,农业还是主要靠力气吃饭的传统行业。其实,如今的农业可以说处处透着现代化气息,也需要更多商业头脑,魅力更是越来越大。以至于曾经身为农资批发商的辛建华,直接放弃生意,一头扎进土地当上了农民。

这位酷爱土豆的老板,成立了蔬菜专业合作社,注册了品牌。他不光搞规模化种植,尤其喜欢钻研政策,把它当成种植的“指南针”,他还善于利用价格保险等来保驾护航。一个小土豆,也被他种得有声有色……

大土豆顶土

踩着都硌脚

6月1日,记者在位于洋河镇政府对面的合作社内等到了忙碌的辛建华,他刚刚参加完胶州市土豆价格保险的会议赶回来。没有过多寒暄,辛建华立即带领记者前往他的土豆种植区。

汽车沿着397省道向西行驶,透过两侧的护路林,可以看到道路两侧土豆叶子郁郁葱葱,小麦片片淡黄,黄绿相间,煞是好看。一条小路左转就到了辛建华的土豆田,“这一片是50亩,我今年一共种了100多亩。”辛建华在坡上撑起设置的遮阳伞,拿出了两副手套,递给一同前来的爱人周美红一副,周美红也是青岛洋河源丰蔬菜专业合作社的质检员。他们一会要下地去查看一下土豆的长势情况。

站在坡顶望去,满眼翠色直通远方,土豆叶片茂盛,透不出一丝土地的颜色,田边静立两台手扶式旋耕机。在临近正午的烈日下,四周农田空无一人,公路上的车也很少,田间微风吹不动土豆粗壮的枝叶,宛如一幅静美油画呈现在眼前。

记者跟随二人进到地里发现,整片土豆田采用的是垄和沟的格局,土豆都是种在垄上,沟里面是滴灌软管向前延伸。

边往里走,周美红就会用手拨开土豆茂盛的枝叶,看看下面的土地。“今年土豆长得很好,现在就比较大了。”辛建华告诉记者,“你看着土里,有一些鼓起来的地方,那都是大土豆把土顶起来了。这样的地方踩上去都硌脚!”

周美红随手找了一个地方拨开地上的土,撕开一层薄膜,再用手轻轻拨拉起来下层的土。几下之后,一个土豆露了出来,清理了一下,这个土豆有拳头大小,再拨开旁边的土,露出来一个大土豆。这个金黄的大土豆长宽接近一个成人手掌,浅躺在土里,另一半还在土里埋着。“照这个样子,到中旬大的土豆得长到一斤半到两斤了!”两人继续在地里查看土豆,还不时交流着。

“真正的大土豆我们现在是看不到的,土豆在地里也是分好几层在生长。咱们刚刚翻开的都是最上面一层,而那些大土豆又长又厚,都是长在中层靠下。而且越大的土豆越长,都是躺在土里横着长,不是向上顶,所以只能等到翻地收获的时候才能发现。”周美红告诉记者。

土豆脾气怪

滴灌巧伺候

十几分钟后,这片菜地查看完毕,又驱车来到另一片菜地。这片地旁立了一块有关胶州大白菜的牌子,一问得知,原来合作社的胶州大白菜因为品质优良也是在胶州市农业农村局那边“挂号”的。

翻看这片地,记者发现这边的土豆外皮颜色要比刚才那块地的浅一些,呈淡黄色,就询问是否种植的不同品种。“我们种的都是荷兰15菜薯。这两块地的种植时间不一样,所有生长时间就不一样,现在看着这个颜色就要比那个白。两块地大概差一个周的时间吧。”

闲谈之中,周美红告诉记者,土豆的生长培育“挺别扭的”:土豆有的时候喜欢旱,有的时候喜欢涝。

“土豆在生长期的时候,需要充足的水分,但是我们这儿一冬一春都没正经下过雨,这其实不利于土豆的生长。而到现在,枝叶长得都很粗壮了,就是到了土豆膨大的时候,这个时候就需要旱天好一些。但是,又不是不需要水。这个阶段也得保证水源的供给,没有水光旱也不行。这也就是洋河的水好,水源充足,我们也浇得及时。”

青岛洋河源丰蔬菜专业合作社100多亩地的土豆绝大部分都是采用的滴灌技术。这样既可以节省水,还可以使用水肥一体化的技术。但是也保留了一部分漫灌田,用来做种植方式的对比,寻找更科学的种植方法。

从现在的情况看,合作社的土豆亩产达到8000斤不成问题。今年种植面积减少,土豆的长势也好,从这两项分析,今年市场行情应该不错,可以卖个好价钱。

老板变农民

种地看政策

说起辛建华的“土豆情缘”,却是和一份文件有关。早年的辛建华是一个农资商人,“我种土豆起步,靠的就是当年卖化肥的钱!”他2010年之前一直是做化肥的生意,“我做批发,化肥拉回来,小批发商就来拉走了,当时生意做得很好。”

直到2010年,他读到了一份文件——当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我看了这个文件就有了一个想法,现在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但是这活儿总要有人干啊,我就觉得,种地在以后一定是个光明的活。”

2010年的时候他先注册了合作社,又注册了品牌,才开始正式种地。这和别的合作社正好是反过来的操作。

辛建华说不光是合作社模式,后面的一些操作都是自己研究政策分析出来的。规模化种植,既可以实现精耕精播又可以机械化操作;品牌化运作,让农产品有了追溯机制,可以培育优质农产品更容易打开市场。至于种土豆——那完全是自己爱吃。“你要自己有感情才能投上精力。我就很爱吃土豆,土豆丝、土豆盒都很喜欢。我当时卖化肥,我自己也种的试验田,那会种的就是土豆。”

种出好东西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卖出去就是另一回事。有的时候菜好了,但是多了,价格低得连成本都收不回来。“我的想法和他们不一样,赔钱也卖!有的年景上成本6毛,来收我们的5毛也行,先把钱拿回来,才是硬道理!”和菜贩子去磨价格,最后人家不收了,菜烂到地里出不去的也很多。要是这样时间长了,怎么还有人种地呢?辛建华又说,其实这里面还有个政策问题。

“国家对农业是有补贴的,你得去研究政策。每一年都会出台政策对什么品种的农作物有什么样的补贴,这就是国家在后面给你做调控。比如今年对白菜有补贴,你种的是大头菜,你就享受不到补贴了,不光没钱,连免费的化肥都领不到。”

现在种地,能让地长出好东西是一个方面,更要钻研政策,才能有更广阔的思路去对抗天气这样的不可控因素。

“农民本来一亩地也挣不了几个钱,要年景不好的时候,弄不好既赔钱,又伤心。去年的洋河土豆,来收的就给两毛多钱,连人工费都不够。”记者不免疑惑:“去年赔本,你就笃定今年能挣钱吗?”辛建华哈哈一笑,“这也是政策的功劳啊!”原来辛建华的合作社每年都会给种植的作物买一个价格保险。“这个价格保险的作用,就是帮助农民抵御市场的风险,为农业起到一个保驾护航的作用。”所以,在去年土豆价格低迷的时候,辛建华也沉着应对,最后保险赔付了几万元,可以继续保障今年的生产。

返程路上,阳光正好,照在辛建华和周美红的脸上,汽车后视镜里映出两人开心的笑容。这笑容背后是今年丰收的喜悦,也有国家对农业的各种政策支持和美好前景。